巴克球

全部图都禁止二改二传

【Switch】(雙快銀,穿越交換身體)

第一篇 Where the fucking place am I?

時間線:天啟之後
地點:特殊天賦青少年學校

「Peter, are you alright? 」
一個溫柔的英國腔語帶焦急地進入了快銀腦中,他覺得頭很疼,不曉得為什麼會有聲音出現在腦中。腦中劇烈的疼痛稍微緩和之後,快銀想起他早死在蘇科維亞了,眼前最後的畫面是那個男人,那個速度太慢的男人。

聽著那個英國腔,他心想原來上帝是英國人嗎?一生抑鬱寡歡的快銀難得給自己開了個小玩笑。當他睜開眼準備看看天堂是什麼模樣時,他發現他有一隻腳似乎不太能移動,而映入眼簾的青草和橡樹及身邊的一群人讓他對天堂有些失望。
「你們就是天使嗎?」
快銀望著藍皮膚的傢伙、紅髮少女、奇特紅眼鏡的少年、白髮少女和坐在輪椅上的光頭,這天使的組合可真奇特。
「Peter! For god sake you wake up! 還有你在說什麼?別開玩笑了,我們才不是天使。」
奇特紅眼鏡的少年衝著他大叫,
「Scott, 小聲點,Peter才剛醒過來,帶他去找Hank檢查一下好嗎?」
溫柔的英國腔是從坐輪椅的光頭發出來的。快銀覺得很不對勁,從來沒人用Peter 這個發音來呼喚他,之前人們都叫他Pietro, 很相近但完全不同。正當他要對那個光頭的青年發問時,那個溫柔的聲音又竄入他的腦中。
「原來你叫Pietro,先別慌張,我叫Charles Xavier,是這所特殊學校的校長。等你給人檢查完再來找我好嗎?」
Charles面帶微笑看著快銀,他只好收回他如洪水似的疑惑,乖乖地跟著那個叫Scott的人走。

「Hey bro, what’s happen to you?撞到樹後說不出話來了嗎?」
Scott不安地看著快銀,平時幽默俏皮的傢伙居然變得神色凝重,讓他產生了很大的罪惡感。事情是這樣的,原先他和Nightcrawler一起要把Peter引出來玩鬼抓人,表面上是想趁他在大戰中受傷的腳還沒全好時試試看能不能贏過他,實際上是想讓Jean 跟 Storm去Peter 房間找東西。沒想到Peter 在捉Nightcrawler的時候,對方突然消影害他反應不及撞到了樹,暈過去。
快銀依舊沉默著,因為他根本無從回答起,他完全沒有這個身體的主人的記憶。幫他檢查的Hank也沒檢查出什麼問題來,只有輕微腦震盪,吩咐他不要做劇烈運動後就將人放走。隨後,Scott臉色有點蒼白的說要帶他去找教授,看來教授是用他那神奇的力量告訴他的,快銀心想,可是他並不知道,對方面色蒼白是因為教授書房裡的另一位人士的存在。
「come in, and thank you Scott. You may leave now.」
Charles的聲音有著安撫人心的能力,讓Scott不禁放鬆下來給教授一個微笑並退出書房。快銀環顧了一下書房,除了坐在輪椅上的Charles, 還有一個陌生男子。男子穿著黑色高領毛衣和皮外套,面無表情的看著他。
「Pietro,說說你是誰吧?」
Charles 突然抓住陌生男子的手臂,似乎是在勸他留下來聽完他將要說的話。

時間線:奧創之後
地點 : 神盾局地下停屍間

現在的Peter覺得自己全身痛到爆,明明只是在玩鬼抓人撞到樹,卻覺得像被圍毆似的疼痛。他困難地張開眼,四周很亮,身旁還站了一群穿著手術服的傢伙。就在此時,所有人快速的跳開甚至還有人驚聲尖叫。我有這麼嚴重嗎? 難不成我撞樹之後還順便毀容了? Peter 緊張的心想。
「Hey Hank! 我怎麼了啊?」
Peter直覺地認為那位天才科學家一定有在治療他的人裡面,但是最先摘下口罩的面孔卻讓他陌生的不得了。
「Mr. Maximoff 我是神盾局附屬醫生Dr. Lee,can you hear me?」
「你說什麼? 神盾局? 」
Peter害怕他會不會遇到了神經病人類想要拿他做人體實驗。他早已做好隨時用他音速的跑速逃之夭夭,就算他真的痛到快往生了。
「Mr. Maximoff,你中彈了,而且已被宣告死亡。所以你才會在這裡讓我們解剖驗屍,沒想到你又醒了過來,你會忘記一切可能是因為方才的特殊狀況。請你不要慌張,我立刻安排讓你去做相關全身檢查。」
「Wait a second! 你說我中彈了?」
教授!教授! Charles! Charles Xavier! Peter慌張的不停在腦內呼叫,期望教授能夠剛好在用Cerebro能恰巧聽到他的呼喚。
「等等,今年是西元幾年?」
他眼尖瞥見了一旁的人似乎在用一個特殊的機器在通話,而那玩意兒絕對不是他那個時代的東西,不過在之後幾個小時他就會理解到那個叫做智慧型手機。
「2015年。」
他昏過去時是1983年。到底他媽的發生什麼事了?Peter 轉過頭望著身邊的金屬儀器,金屬光澤下他瞧見自己的面孔,應該說是這個身體的面孔,淺金色的短髮,結實的肌肉,還長得一副憂鬱的面孔。Peter 試著用這張臉微笑,卻發現面部肌肉很僵硬,這個身體的主人是沒笑過嗎?不過這都不是重點,重點是他是否還能像從前一樣飛奔。Peter緩慢的下了手術台,輕微的暖了下筋骨,一邊確定跑出去的路線後,他飛也似的奔了出去,快得他根本聽不見後方醫療人員的大吼。我的能力還在!Peter開心的邊跑邊大笑。
但接著他就笑不出來了,因為他一頭撞上建築邊界的透明電磁防護牆,撞得他眼冒金星。而且似乎這道牆的防護機制還麻痹了他的神經,讓他一時動彈不得,只能躺在草地上望著藍得過分的天空。
「Pietro, you’re Pietro right?」
一位穿著T恤牛仔褲還背著弓箭袋的男人,突然出現在他身旁,他的聲音不停地顫抖著,
「Oh my goodness you’re alive !」
那個男人抱緊了Peter,似乎還哭了出來。
「I’m sorry, my name is Peter…」
Peter只能虛弱的反駁。

评论 ( 9 )
热度 ( 60 )

© 巴克球 | Powered by LOFTER